新闻资讯

疫情凶猛!富贵险中求?这些金融大鳄正在抄底全世界

正当全球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疫情危机时,一帮亚洲金融大鳄却敏锐地嗅到了这其中的商机,正蠢蠢欲动。

近3个月以来,中国内地、香港和新加坡公司的高管,都在默默地寻找全球收购机会。他们包括两年前从其父李嘉诚手中接过香港长江集团的李泽钜,以及收购意识敏锐的复星集团创始人、亿万富翁郭广昌。

现年55岁李泽钜,两年前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其财富帝国的执掌权,目前是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长江资产控股有限公司和长江基建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李嘉诚的故事很多人都不陌生。他于1928年出生于广东潮州,为躲避战火逃往香港,1950年从一家塑料企业白手起家,最终建起一个覆盖全球的从港口到电信的财富帝国。李嘉诚问鼎中国首富多年,曾被誉为“亚洲巴菲特”。2000年,他又凭借126亿美元的个人资产,登上《福布斯杂志》评选的世界10大富豪排行榜。

作为长江集团的新掌门人李泽钜,是李嘉诚的长子,与弟弟李泽楷的风流人生不同,他素以低调沉稳著称。尽管如今已年近55岁,但外界对他的印象仍是那个掩于李嘉诚光环之下的富二代、1996年卷入那场世纪绑架案的“倒霉蛋”。

所以,继位后能否保住父亲的首富地位,是李泽钜面临的最大压力。而正当他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时,全球新冠疫情爆发了。

全球疫情爆发,直接导致了数十亿人不得不宅在家中、削减开支,很多企业因此破产。在美国,5万家零售商店在一个多星期内被迫关闭。

英国商会(British Chambers of Commerce)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英国公司只有三个月或更少的现金储备。

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上周表示,已经收到了来自70个国家的企业和中小企业的315份融资请求。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欧洲非必需消费品指数(MSCI Europe Consumer Discretionary Index)今年以来下跌了27%,该指数主要是是由阿迪达斯(Adidas AG)、戴姆勒(Daimler AG)和路威酩轩(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等公司组成的。而即使是代表电信、公用事业和能源公司的世界指数——这些行业往往表现出无弹性的需求模式、稳定、可预测的回报——也下跌了15%。

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欧洲和亚太地区的主要股指均下跌约20%,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在这次危机中,连锁酒店和房地产开发商的零售业务大受打击,这使得它们成为了资产收购者瞄准的靶心。

根据长江集团主要旗舰企业、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披露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该公司拥有1,450亿港元(合187亿美元)的现金和流动性投资,根据标普全球评级,这是其短期债务的3.6倍,是其2020年和2021年到期债务的1.7倍。

据彭博社(Bloomberg)汇编的数据显示,该集团去年还斥资55亿美元收购了包括英国酒吧运营商Greene King Plc在内的资产,此前一年的收购金额约为152亿美元。

另外,李嘉诚旗下的长江生命科技,也迅速瞄准了疫情中的商机。公司已经与新加坡科技研究院订立许可协议,可在香港以至全球制造及出售COVID-19测试的检测试剂盒,该试剂盒可于两至四小时内确认患者是否感染新冠病毒。

里昂证券(亚洲)有限公司(CLSA Ltd.)研究部门副主管加利根(Jonathan Galligan)说,对长江集团这样现金充裕的企业来说,在其他企业陷入困境苦苦挣扎的时候,就是投资的最好时机,因为它们就是为了抵御经济不景气而建立起来的。

“这对任何有现金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加利根说,“纵观全球市场的情况,现在现金就是王道。”

3月19日,李泽钜对分析师透露,集团的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都很强劲,疫情的影响给他提供了“新的收购机会”,但他没说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上周四,复星国际创始人郭广昌表示,该集团将利用其全球资源“在本轮危机中寻找最佳机会”。

他在回复彭博社询问的电子邮件中明确地说,复星将把重点放在欧洲、美国、印度、巴西和中国等现有市场上进行进一步投资,并正在寻找能够提升其医疗、旅游、零售和金融业务的价值投资。

比如,复星医药线上门诊日均接单量较前期增长超过3倍;南京钢铁更是通过数字化、智能化手段,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6%;2月份实现出口发船超过8.5万吨、抢接订单超过15万吨,均创近五年历史新高,一季度已签合同、协议订单达60万吨。

据彭博社采集的数据显示,复星国际去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936亿元人民币,而短期债务为827亿元人民币。该集团涉足医疗保健、保险和酒店业。

同时出击的还有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凯德置地。其首席财务长林云平在2月份对分析师表示,该公司也在寻找类似的“反周期”机会。今年2月,凯德置地就收购了英国的阿灵顿商业公园(Arlington Business Park)。

但是,当亚洲大亨们正趁着疫情的混乱、寻求以低廉的价格收购资产时,也面临着另一个挑战,因为越来越多的政府试图阻止外资收购本地企业。

各国政府正在先发制人地试图阻止掠夺性收购,从澳大利亚到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的政策制定者,都在引入或考虑实施更严格的规定,以帮助保护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内企业。

监管障碍可能会加大一些并购交易的难度。像过去海航集团等中国企业集团背负巨额债务,以高价收购从美国科技公司到欧洲航空公司等各类资产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香港大学管理与战略专业助理教授严兆基表示:“对于像长江集团这样的企业来说,它们非常依赖收购来实现增长,从长远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然而,长江集团对海外监管机构的拒绝并不陌生。2018年,出于国家安全考虑,澳大利亚拒绝了长江集团以130亿澳元收购天然气管道运营商APA集团的报价。如果收购成功,那将是长江集团最大的海外收购。

澳洲投资控股公司Washington H. Soul Pattinson Co.董事总经理托德巴洛(Todd Barlow)在上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当前的市场混乱中,我们的长期策略意味着,我们可以开始寻找各方面稳健、出价合理的公司(来进行收购)。”

疫情危机之下,长江集团的二代掌门人李泽钜这样表示:“财务仍稳健,集团见惯风浪,亦在风浪中成长”。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4-08/asian-tycoons-hunt-for-cheap-assets-after-market-rout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3008号皇都广场 电话:0755-83461563 传真:0755-83466379

Copyright © 2015-2020 深圳库德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06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