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金融科技将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带来什么样的新面貌

当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新兴技术与传统金融相遇,科技与金融互相渗透,业务与应用场景渐次重构,金融科技(Fintech)由此而生。

面向未来的国际金融中心,一定少不了金融科技的繁荣。近年来,上海开始在金融科技领域发力,举措多多,并将金融科技中心建设纳入到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大格局之中。

2019年1月22日,央行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下称《行动计划》),提出了“6+1”格局,金融科技中心位列其中。

今年1月8日,上海市政府办公厅发布《加快推进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表示将力争用5年时间,把上海打造成为金融科技的技术研发高地、创新应用高地、产业集聚高地、人才汇集高地、标准形成高地和监管创新试验区,将上海建设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中心。

“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是人才高地、开放的高地,市场要素的高地,也是支付宝的总部所在地、蚂蚁全球化的重要基地,我们希望从上海出发让支付宝走向全球,拥有更大的舞台。”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对澎湃新闻说道。

“上海的金融企业非常多,拥有完善的金融基础设施,也拥有张江、漕河泾、紫竹、市北高新、临港等一批各具特色的科技创新园区,金融和科技行业相互配合,拥有很好的发展基础。”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晓燕告诉澎湃新闻,上海还拥有海内外顶尖的金融科技人力资源。

经过30年努力,上海将在今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值此承前启后的关键之年展望未来,上海将如何实现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抱负?

《行动计划》提出,推动金融科技研究领先发展,深化金融科技创新与应用,全面提高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治理效率和水平。鼓励金融机构发展业务系统、技术测试、信息安全等云服务,探索金融业同其他领域的数据共享和大数据应用模式,大力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积极推进金融科技标准研究,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探索研究金融科技应用创新。探索基于大数据等技术的穿透式监管和智能监管方法,建立风险测试区。

《实施方案》则进一步提出了25条细化措施,其中包括全速推进金融科技关键技术研发,全面提升金融科技应用水平,全要素促进金融科技产业集聚,全力推进金融科技监管创新试点以及全方位营造一流金融科技发展环境五个部分。

就在《实施方案》公布当日,陆家嘴金融科技展示中心成立。由支付宝、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主办的全球最高级别的金融科技大会“外滩大会”也将永久落户上海。

2月14日,《关于进一步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发布,上海将支持金融机构和大型科技企业在临港新片区内依法设立金融科技公司,积极稳妥探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重视金融科技人才培养。

据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孙辉介绍,2019年陆家嘴论坛以来,央行上海总部探索建立了上海市科技企业融资指标体系和融资条件指数;推动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应用试点;推动G60科创走廊九城市与金融机构联合发布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的金融服务方案;也启动了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支持成立上海金融科技产业联盟。

2020年,第27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中再次引入金融科技排行榜,展现各城市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入和发展情况,上海位列第三名,仅次于纽约和北京。

“目前上海的不足在于缺少一批总部位于上海的非常顶尖的金融科技企业,”张晓燕对澎湃新闻说道,中国的金融科技企业其实在全球做的非常好,排名也很前,比如蚂蚁集团、京东数字科技、苏宁金融、百度的度小满金融等,但是这些头部的金融科技企业,总部都不在上海。

张晓燕认为,头部的顶尖金融科技企业,可以发挥领头羊的作用,协同带动一批金融科技企业的产生。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则向澎湃新闻表示,上海的定位和其他城市不一定相同,它是做好一个生态,把很多外地已经做好的机构,吸引到上海,并不仅仅说要作为创业的地方。

傅蔚冈表示,上海发展金融科技,第一可以配合现有金融机构给客户提供支付、证券、投资、信托等产品或服务,第二可以通过技术赋能实现目前传统的金融机构所不能覆盖的功能。政府则可以提供一个创新友好型的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被张晓燕提到的顶尖金融科技企业蚂蚁集团在上海不乏布局。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总部就注册在上海。

井贤栋表示,“中国的金融科技实践,难得走在世界前列,在应用能力、风控能力上都保持着领先水准,上海应该充分把握优势,推动先行先试,抓住时间窗口,全力推动中国金融科技出海。”

张晓燕告诉澎湃新闻,上海在培育金融科技企业方面也大有可为,主要可以在三个方面发力:

第一,制定金融科技行业发展战略,对金融科技类型企业给予税收、贷款和启动资金等资源倾斜。并且重点培育有潜力的几个金融科技企业作为主要着力点,在上海打造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科技企业。

第二,给予一定的金融科技人才优惠政策,比如对于顶尖的金融科技人才,可以给予户口和个人税收等优惠。

第三,上海应当重视金融科技风险监管,主动制定金融科技监管的规范制度,让金融科技在规章制度下,有约束的有序发展。

“互联网金融平台‘暴雷’反映出的风险包括信用风险、金融合规风险、道德风险等,当然也包括技术本身安全性存在的隐患。”张晓燕表示。

章峰表示,部分问题机构异化为信用中介,存在自融、违规放贷、设立资金池、期限拆分、大量线下营销等行为,而经营难以为继时又出现“跑路”等情况,对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了损害,也触碰了非法集资的底线。此外,行业还存在信用信息共享机制不健全导致的共债问题。由于行业缺乏统一的征信数据库,各家机构彼此间也缺乏信任,没有动力将信用信息黑名单共享,借款人在各个平台之间的履约记录无从查证,由此导致行业多头借贷风险较为突出,且很难识别和规避。

对于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张晓燕提出了三个维度的启示:第一,建立清晰完整的监管架构。长期来看,任何行业都不能“野蛮生长”,需要明确它的市场准入和运营规范。第二,加强投资者教育。第三,重视信息安全。在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部分平台泄漏、倒卖个人信息的现象。

“沙盒监管为鼓励创新提供了可持续的机制保障,实现了促进创新和防范风险间的更好平衡。”井贤栋表示,关键是把创新落到实处,形成一个常态化机制,并且加大力度去做。

监管沙盒最早由英国提出,目的是给新兴的金融科技创新提供空间。它秉持柔性监管理念,在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情况下,通过提供一个风险可控的真实市场空间,支持金融机构对创新产品进行探索和实践,及时发现和规避产品缺陷和风险隐患。

“内地开展沙盒监管可以参考香港地区的做法,建立沟通机制,设立扶持基金等。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为金融科技企业提供便利。”张晓燕表示。

张晓燕还表示,金融科技监管应注重方法上的创新。金融科技企业往往跟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先进的计算机技术相结合。政府可以加强和金融科技企业等市场主体的知识共享和监管交流,提升监管者技术水平。另外,近些年来金融科技企业存在不少基于大数据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事件。政府应该意识到,在促进企业发展的同时也要保护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实施方案》就非常重视“保护消费者权益”。《实施方案》显示,上海要建立健全适应金融科技发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认真落实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引导市场主体规范提供金融科技产品与服务,完善消费者(投资者)投诉处理程序,依法加强监督检查,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投资者)合法权益。

除此之外,《实施方案》在“推进金融科技监管创新试点”中还提出,要积极探索金融科技监管创新,包括开展金融科技监管创新试点,支付结算监管能力的试点等;进一步完善长三角监管协同;建立中国金融市场交易报告库、金融信息安全保护制度等金融科技风险防范机制等。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新兴技术与传统金融融合叠加,金融科技业态逐渐丰富。

张晓燕表示,如今,金融科技从早期的互联网金融逐渐衍生出多种业态,例如大数据征信、移动支付、智能财富管理、智能投顾、智能风控、监管科技等。

“未来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是走向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因此我会关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先进的科技与传统的资产配置是如何融合与发展,华尔街许多投资基金已经用机器学习算法做主动投资,我对中国市场非常期待。”张晓燕说。

“面向未来的国际金融中心一定是科技创新中心。在几年前,我们在上海开始布局和发力区块链技术。”井贤栋告诉澎湃新闻,正是看到了区块链对未来数字经济的极大意义,蚂蚁集团将加强与全球生态伙伴的合作、协同,运用区块链等新的数字技术,助力上海引领全球金融科技的发展。他还表示,IOT、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都是影响未来的关键技术。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编写的《中国区块链金融应用与发展研究报告(2020)》调研机构区块链应用场景主要涉及供应链金融、贸易金融、保险科技、跨境支付、资产证券化等,分别占比32.6%、11.2%、11.2%、7.9%和6.7%。

根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恒生电子副总裁王锋曾表示:“各行各业都在拥抱区块链,而金融科技成为了主战场。因为区块链的诞生与数字货币相关,与金融领域有天然的相关性。”

金融科技的参与主体主要有科技巨头和传统金融机构设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以及众多的新兴金融科技创业企业。

目前,上海已经初步集聚了上述各类机构。传统金融机构中,2009年,太平保险集团设立太平金融科技。平安集团在2011年创建陆金所,又在2015年设立金融壹账通。兴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分别于2015年、2018年、2019年在上海设立兴业数金、建银金科、中银金科。此外,支付宝2015年将总部搬迁至上海。2017年,万向区块链也实现落户。2018年,蚂蚁双链科技、蚂蚁区块链科技落地上海黄浦区。中债数字金融科技、德勤勤跃则分别于2019年和2020年在沪揭牌成立。

“上海作为国内体量最大的城市,城市的深度和广度可以给各种各样的公司提供机会,很多互联网企业和金融科技企业在上海规范地落地。”傅蔚冈对澎湃新闻说道。

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刘晓丹曾在2019年7月华泰证券科技博览会上说:“中国金融科技的下半场将是传统金融机构登场,通过技术创新重塑行业格局。”

张晓燕则认为,互联网企业拥有深厚的技术背景,传统金融机构有较为成熟的业务模式。相比之下,“互联网金融企业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也积累了自身的获客渠道和对客户需求的深度了解。这部分没有被互联网企业、传统金融机构挖掘和覆盖的市场,或许是他们的机会所在。”

井贤栋表示,在利用科技更好提供金融服务的道路上,双方是相向而行,合作是大势所趋。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3008号皇都广场 电话:0755-83461563 传真:0755-83466379

Copyright © 2015-2020 深圳库德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06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