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凯撒旅业双主业遭重创定增补血 海航边装资产边减持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5月18日,凯撒旅业披露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修订稿),拟向文远基金、宿迁涵邦、华夏人寿、上海理成和青岛浩天非公开发行1.88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1.6亿元,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9年,海航集团依然未摆脱困境,不断甩卖资产、重组旗下子公司,海航旅业作为集团重要的上市平台,资本运作当然不能缺席。

  一方面,海航集团的董事张岭让出了董事长的位置给凯撒世嘉的陈小兵,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海航由于高质押引发被动平仓减持;另一方面,海航又将酒店等资产装入凯撒旅业,再次从上市公司套出现金。叠加疫情的巨大冲击,凯撒旅业急切需求融资补血也在情理之中了。

  两主业遭疫情重创 定增11亿补血迫在眉睫

  根据定增方案,凯撒旅业拟引入文远基金、宿迁涵邦、华夏人寿、上海理成和青岛浩天等5家关联公司,除对接和互补相关资源外,最直接的目的是融资11.6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缓解公司日益严重的资金压力。

  凯撒旅业目前收入的最大来源为面向散客的出境游零售业务,此外还包括了重组前易食股份的航空和铁路配餐业务。

  2019年,受行业竞争加剧以及剥离天天国旅影响,凯撒旅业出境游业务盈利快速下滑;同时,民航局降低配餐要求又导致公司航食配餐业务的业绩不增反降。两因素叠加,使得凯撒旅业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0.36亿元,同比下降26.21%,归母净利润1.26亿元,同比下降达35.28%。

  近几年,凯撒旅业的负债率持续在60%以上,高于众信旅游等同行,2020年四季度前,除约7亿元的短期借款外,还面临超过7亿元的新增待偿负债。2017年至2019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0.94亿、1.12亿和0.97亿,连续保持在1亿元左右的高位。而经营现金流则呈现出多年罕见的年度净流出。

  今年以来,全球旅游业和航空业遭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凯撒旅业双主业均受到了直接而严重的冲击。

  一季度,凯撒旅业营收同比下滑41.3%,净利润直接转亏,由于业务基本停滞,经营性现金流入额大降三分之二,导致单季净现金流出创新高。

  4月以来,受海外疫情扩散影响,业内普遍预计今年三季度之前,出境游仍然大概率继续承压。考虑到大额到期负债和未来的收入前景,定增“补血”迫在眉睫。

  不过,新浪财经注意到,疫情并非是导致公司资金紧张的唯一因素。

  海航装入资产套取8亿 又因高质押平仓减持4.5亿

  海航集团由于自身债务问题,不停变卖资产,对旗下上市平台凯撒旅业的资本运作也在加速,几个月时间内装入海航酒店等资产,上市公司为此消耗了大量资金。

  2019年6月,凯撒旅业以7.85亿元现金收购海航集团旗下酒店控股10%的股权;同月,又以2096万元现金收购“海航系”九天达65%股权。两项合计超过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海航交出控制权后,实控人变更后的凯撒旅业仍在进行大额现金关联交易。

  2019年11月,凯撒旅业以1200万元现金购买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持有的江苏中服免税品有限公司20%股权。

  2019年12月,公司以6000万元现金向北京真享悦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增资,增资完成后凯撒同盛持有真享悦理43.77%的股权。

  同月,公司又以1.16亿元港币,收购胜投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康泰旅行社有限公司100%股权。

  今年以来的疫情仍未阻止公司收购的步伐,凯撒旅业分别以8000万、1.6亿和2亿元现金,对嘉宝润成、海南凯撒和同盛免税进行增资。

  上述收购和增资合计耗费现金约达14亿元,这也是除疫情影响外,导致公司目前资金压力极大的又一个关键原因。

  装入资产的同时,海航还不断“被动”减持公司股份。

  由于凯撒旅业股东海航旅游、大集控股质押比例过高,质押于宏信证券的公司股份无法按期开展回购涉及违约,两股东的部分公司股权被强行平仓。

  据新浪财经统计,自2019年至今,海航旅游、大集控股等海航系股东通过主动减持或被动平仓的公司股份合计金额约达4.5亿元。

  即便如此,海南旅游和大集控股目前的股份质押比例均为100%,而公司控股股东凯撒世嘉旅游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的质押比例也达到73.83%。

  (文/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昊)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3008号皇都广场 电话:0755-83461563 传真:0755-83466379

Copyright © 2015-2020 深圳库德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10638号